您今朝的地位:专题首页 > 史料聚集

燕京大学传授笔下的魏士毅义士

信息来历: ?天津日报 宣布日期:2019/10/11
 

    2016年3月18日,是天津籍燕京大学女生魏士毅义士殉难90周年数念日。此前,我读到她的国文教员俞丹石、周作人的日志与手札,从中看到了燕大传授笔下有关魏士毅义士的记录。

    魏士毅,原名魏士娟,1904年2月19日出生于天津。1919年小学毕业后,她以优良成就考入天津私立严氏男子中学。念书时代,她不只进修勤恳吃苦,并且关怀国度前程,主动参与抗议帝国主义加害中国主权自力和国土完全的会议、游行、报告等勾当。1923年,她考入燕京大学女校预科,次年升入燕大女校文科数学系。1926年3月18日,在抵挡帝国主义和北洋军阀的奋斗中就义,年仅23岁。

    当时,文史专家、翻译家、俞樾的侄孙俞丹石,正负责燕大文文科男女两校先生国文?课的讲授使命,这使他不只熟悉,并且在日志中记录了魏士毅罹难前后的情形。

    1926年3月18日,为否决日、英、美、法等八国公使对中国提出的最初通牒,北京各界公众数千人在天安门前会议抗议。会后,游行至段祺瑞在朝府门前示威,请求摈除八国公使出境,受到军警开枪弹压,死伤者浩繁,形成震动中外的“三一八惨案”。

    那一天,燕大男女两校先生在参与示威游行中也不幸死伤多人。俞丹石在日志中记下了形成惨案的具体启事。他写道:“连日报载公民军在大沽口筑炮垒以防奉舰攻袭。前很多天以误解故以炮击日舰,两边死伤不迭二十人。日使零丁提出抗议外,且鸠合公使团下最初之正告,谓于十八日中午,中间当局不予保证,列国即认可中间无束缚军阀才能,将主动的排去妨碍交通之妨碍物。”鉴于此,1926年3月17日,先生们已“同赴国务院示威,成果与卫队抵触,数人挂花”。

    3月18日早晨,俞丹石按例至燕大女校讲课,而此时先生们已无意听课了。第一时段为本科一年级上国文课时,先生们即向他扣问中外所订《辛丑公约》及大沽口抵触的真相,他赐与具体解答。第二节课由于先生们要开姑且会,本科二年级的国文课就打消了。俞丹石目睹燕大女校的先生们“结队出校,始知本日天安门另有公民大会”。那天午后二时许,他听到北京城“南边起枪声,声若贯珠,为之懔然”。他赶快跑到路上扣问,方知“国务院中正在围杀示威先生”。他当即给燕大男女两校打德律风扣问环境,而德律风已不能接通。由于惦记先生们的安危,他一夜“展转不能成寐”。

    3月19日,恰好是星期五,燕大男校有课。俞丹石冒雪前去,方得悉18日的示威,燕大男生受伤7人,女生死、伤各1人,而这两名女生又都是他的先生。殉难义士魏士毅的尸体已由燕大女校文文科科长、美国女学者费宾闺臣亲往领回,停放在燕大女校的会堂中。在此环境下,课是上不明晰。因而,他采办了一束鲜花,至女校怀念先生魏士毅。他在当天的日志中写道:“魏生在二年级念书,人极温淑,无疾言遽色,遭此摧折,至堪可惜。”他还记录了魏士毅“所受之伤自左乳入,自右脊出,大要所中系心房,谅亦无多疾苦。尸体系昨夜由费科长亲往领回”。魏士毅的无辜惨死,深深刺痛了俞丹石的心。

    那一天,俞丹石一向留在燕大女校,期待参与下战书四季停止的悲悼会。半途,他感应身材不适,“胸中作歹,所食皆吐”,可是,他依然对峙参与完悲悼会,才回住处歇息。那一天“竞日雪,涸阴冱寒”,他感应老天恍如也在“助人悲伤也”。

    1926年3月23日和24日,俞丹石按例“晨起至女校”,“至燕大”,均未能上课。当时,民国大黉舍长曾倡议于北京中猴子园公葬殉难诸义士,并来函咨询燕大的定见。为此,俞丹石代燕大校长司徒雷登拟了一纸复函,告之:“当以此函转告魏士毅密斯家眷,取其赞成,再行奉复。至于此案倘能成立,固然附和。即魏密斯遗骸未能插手,凡是有公葬、公祭仪式,本校得有告诉,决当敬谨参予,以慰殉难诸义士英灵。”俞丹石的复函大白代表燕大校方表了态。

    在“三一八惨案”产生后的几天里,黉舍里的课程几近全都没法一般停止。尽早安抚先生们的表情,补上落下的作业,就成了黉舍确当务之急。作为教员,俞丹石很能懂得先生们的表情,他拟出减缓情感的好办法。3月27日上午,他将燕大女校两个年级的课程均改成说话会,并向全部先生倡议征文勾当,让她们撰写记念魏士毅义士的文章,借以依靠悲痛,舒缓情感,排遣哀伤。此时,俞丹石已经是癌症早期患者,他以对先生的爱心、怜悯和懂得,为魏士毅义士和她的同窗们做了他可以或许做的一切工作。四个月后,他在北京病逝。

    1926年秋,分离在北京东城的燕京大学男女两校,迁入了以未名湖为中间的海淀燕园新校舍中。1927年3月,燕大男女两校及女附中先生会全部会员在燕园建筑了“魏士毅密斯记念碑”,碑的基座上刻着《魏士毅密斯记念碑铭》:“……国有巨蠹政不纲,城狐社鼠争跳梁。公门蹀血歼我良,就义小己终取偿。斗极无酒南箕扬,民气向背关兴亡。愿后死者长毋忘。”

    魏士毅固然不享用到燕园新校舍的温馨,可是,她的“记念碑”被建筑在了师生们去上课的必经之地,让义士的英名与燕园同在。

    1928年初,“三一八惨案”产生后的第三年,燕京大学国文系传授周作报酬记念在惨案中殉难的诸义士,特将燕大建筑的“魏士毅密斯记念碑”照片,寄给上海北旧书局的李小峰,请他颁发在《语丝》杂志上,提示人们不要健忘“三一八惨案”所支出的沉重价格。当时的《语丝》周刊已由北京移至上海编辑出书。周作人在信中说:“偶检出燕大‘魏士毅密斯记念碑’照片,不禁感慨,三一八至今已经是三年了。南边不用说,南边亦热狂地讨赤,恍如公民党之主旨是在灭共者,想更得空来管别的正事,三一八的死者生怕终因而白死了。北京各校唯燕大及清华两处总算已成立了一座石碑,——客岁三月十八日到清华去时曾见到韦君的碑,这一块碑则每星期去上课须要走过几回,以是记得更加大白。在南边者约莫一定晓得,故附上,乞察收,若有机遇时制铜板(稍缩小更好)能在《语丝》等上一颁发亦佳。”

    李小峰收到周作人的信和照片后,即在1928年1月14日《语丝》第4卷第5期上,一并登载出来。周作人的信以《“三一八”的死者》为题,颁发在杂志的最末,而“记念碑”的两张照片缩小后颁发在杂志的最前边,一为“记念碑”全景,一为基座和碑铭,碑铭上的小字也模糊可见。两张照片整整占用了32开杂志的两个版面。而此时距燕大“魏士毅密斯记念碑”的建成还未满一年。《语丝》杂志经由过程登载“记念碑”的照片和周作人的“感慨”,为魏士毅义士留下了永远的记念。(文/孙玉蓉)